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小小晴兮

ゞ 潮汐有信,惠然肯来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随记 2014.10.13  

2014-10-13 13:42:35|  分类: 随记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2014.10.13

阳光灿烂,天气不错。收到短信说注意降温,秋天,降温很常见。刚起床是觉得有点凉,站在椅子上打开衣柜扯出粉红色的外套,好热啊,又脱掉扔在床上去上课。

风好大,有些寒!树梢在高高地欢呼,迎着朝阳进发,实在爽快!发丝纷纷飞。快要到综合楼,我一直盯着道路两边的树看,最近我好喜欢看树,看上了就舍不得移开视线,它们的舞姿是那样优美!树干黑黑的,树叶绿绿的,还有阳光洒落,秋风吹过,没有落叶,只有优美的舞姿,你看,那是它的手,那是脚,芭蕾!但树干是无法移动的,又像体操运动员刚刚摆好一个造型被教练叫停,教练是谁呢?树枝和树叶会被风吹得狂舞,当风溜过又不再起的时候,它们也安分下来,定格的瞬间,肃穆!

十点下课离开综合楼的时候,我照样盯着它们的雅姿。一边走一边任风吹起我的头发。走过一颗大榕树时才发现,树影不仅在地面斑驳,它也在树上跳舞!这颗榕树比起周围的树来说实在肥很多,也老很多,这种老不是生命力的衰减,而是生命的丰腴。树干也是黑色的,恐怕我一个人无法将它环抱,而他的树冠直竖下来的保护地怕可以收留50个人不止。

绿色的叶子就在树上伴着风抱着阳光跳舞,树影落在地上,也撒在树干和树枝上,层层叠叠的榕叶色彩不断变化,那是一片绿海,海面波涛起伏,墨绿翠绿和亮绿和阳光不断交换舞伴。那是一个自由的王国,四下生机勃勃。

我想起宿舍门前的芦荟,那里的土壤已经干裂成块,芦荟还绿着,却又营养不良,看不到健康的体态。

天空是亮灰色,但不是阴天,阳光打在身上觉得很热,一避进树荫又是秋风的寒。我加快步伐到了教学楼。我蹲在902外面查看绿化树的生存状态。这里的土壤也是干裂的,我用手摸,摸不到水存在的痕迹,里面有一点点树叶,黄的绿的和干掉成泥的,也有一些小石块。树干是灰褐色,有一些小树枝已枯成脆脆的了,我用手一折,嚓的一声就断开了。但小树枝看起来却很丰润,而且上面的叶子都是绿绿的,一眼看去找不到黄色。

而走道的另一边,靠天台的绿化树望过去却是黄黄绿绿的,细细地看,每一条枝桠上都有很多黄掉的叶子。它们脚下的土壤也是干干的,但比起干裂的土块,它们的干没那么明显,在这里的土层表面有一层细细地泥渣,感觉像阴湿的墙角堆积多年的土垢被集中到了这年,最后风干的样子,它们不会分裂。我又回头看了一眼,两侧的颜色是差别很大,右边是绿波,左边是绿草地上散着朵朵小黄花。而且右侧的绿化树比左侧的绿化树高出很多,为什么呢?

难道是因为左侧每天能晒到早上的太阳,而右侧的绿化树却因为建筑的阻挡一天到晚几乎碰不见阳光?难道太阳是秋天的催化剂,难道阳光能催老叶绿色?我不知道。

再看看天台上的那一盆九重葛,哦,几天没留意它已完全变了样。它的花只零零碎碎剩了一点点,叶子也没了好多,若前些日子它也是这样,恐怕我根本不会留意它的存在。它残了好多,叶少了,花没了。它脚下的土和有很多叶即将离去的绿化树一样。我用手碾开一些上面的细土,又感觉像是旧家具厂不要的那些垃圾被当成了肥料在这里铺砌。它怎么就残了呢?是风太大了么?还记得我开始留意它的时候它是那么美丽,花枝在风中招展,晨光的照射让它更加美丽动人,进出厕所一看见它我都忍不住放慢脚步,甚至掏出手机换一个角度又一个角度捕捉它美丽的身姿。

12点吃完饭回到宿舍坐下才想起来我要去看门前的芦荟,便又穿着拖鞋打开房门。公共洗衣机的水又流得整条过道都是,有些地方还飘着泡沫,像浮尸,真煞风景!门前的花台种的东西并不多,几颗芦荟,小小的,裸露出大面积的土壤,如前所说,都已干裂成块,裂缝有34毫米那么宽。我用手抚摸每一条芦荟,中间的还比较合格,下层的芦荟条更是干瘪,软软的,有一些甚至就直接瘫在土上了。上一次我给它们浇水是什么时候?但是浇水也改变不了干裂的土壤。

我又留意到它旁边的树桩,那也是九重葛!可是枝条很少,能看到的叶子很少,大枝条都垂下去被墙栏挡住了。我上面有两朵绿色的花,但那颜色却不是嫣红或紫红,而是粉粉的像桃花褪了色。我伸出手想把垂下去的枝条拉上来看看它们有没有开更多的花,伸出去抓住它我又立马缩了回来,手被刺倒了,痛!我这才知道,原来九重葛有刺。那么常见的美丽的我喜欢的花,我对它却只限于见到能认出来,唉,我对它还知道什么?习性,科属……好陌生。

我放弃了,我把目光移向另一个花台,那里也有九重葛,从这个角度能看到那里垂下去的九重葛,大多是绿叶,没有什么花。我继续移动眼珠,最里面的花台有好多芦荟!我跑过去盯着它们看,真的好多,有比刚刚的饱满的,也有比刚刚的更瘦弱的。也许是竞争太大了。

我又跑到走廊的另一端看那里的芦荟,好饱满!难道是因为这里能照见每天的夕阳?它们和我家芦荟的肉感有得一比,但也显出很多病态。芦荟尖都有些紫红,也有一点枯。而芦荟条上除了点点白斑,还有很多黑疤。有黑疤的地方都是一个坑,两面被压成一面,薄薄的,没有生命。这里的土上,有小石子,有枯叶,有头发,还有一条松叶!我抬头,原来这里挨着的院子种了好几颗水杉,高高的。水杉还是绿绿的,我知道水杉会随着季节的变幻会变色,呈现出梦幻的风景,尤其是在水边的水杉,不同的季节,更是不同风韵。我在心里怀疑,被困在院子里的水杉,会有怎样的秋天呢?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5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