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小小晴兮

ゞ 潮汐有信,惠然肯来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归人1.0  

2014-10-02 11:10:57|  分类: Story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归人

2014-09-26

“爸爸,爸爸!妈,妈!快醒醒,醒醒!爸爸,是爸爸,爸爸回来啦!”

“瞎折腾什么呢,老实点,天亮你就要起床去上学啦。快睡!”

“不,不是,妈妈,你快过来看啊,是爸爸,爸爸回来啦!”

小娃今天要去上学了,王嫂收拾到好大一晚上才收拾好他的书包睡觉,现在还困着呢,被小娃又闹又扯地弄醒了,他爸回来了?王嫂一点儿也不相信地跟着小娃站到窗前顺着他手指的方向望去,王嫂呆住了。

是他爸,小娃他爸回来了。王嫂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,揉了又揉,泪一下子流了出来。

天还黑蒙蒙的,不过老王家的两间屋子就在黄塘村的村口,主屋的窗,就刚好对着出村那条马路,望出去,刚好就是出村必然要经过的那个坡路口,一盏孤灯,吃力地站着。

不远,500米左右,不黑,有路灯,不够清醒,认出那是老王,刚好。

老王的身材比较矮小,完全不像个庄稼汉,尽管他已多年不种庄稼了。他的头比较大,而且是张国字脸,可是,身子又瘦得不行,人站着的时候总向棉花朵太重压弯了枝条,头重重地往下沉着,旁人模仿不来。

此刻,老王就站在那村口的灯下,他指着家的方向和旁边的一个人说着什么,那个人点了点又和老王握了握手,临走又很不舍似地抱了老王一下,那个人比老王还要瘦,可是又高出许多,弯腰埋头抱住老王的时候,像打了霜的秧苗。

老王一个人往家的方向走来。

多年不见,似乎苍老了许多,走路的时候一跛一跛的,头要很努力地撑着才不跟着身体晃来晃去。

离家越近,离路灯越远,细节隐去,只剩下轮廓。小娃大声地叫着爸爸要冲出去,王嫂没有喝止小娃闭嘴,却拉住小娃不让他动弹。不是她不欢迎老王回来,只是,老王不可能在现在回来,尽管她也知道那就是他,可是她还是不相信,所以她只有拉着小娃静静地等着,一如等过这许多年。

五年前,老王在城里进厂,一场爆炸事故引起了社会的广泛关注。厂房被毁,经济损失上亿,最重要的是直接造成了23人死亡。一开始大家都以为是安全事故,可事实竟然是看管锅炉的员工蓄意制造爆炸案!没有人为被拖欠工资的下层员工出头,舆论都导向了为了个人利益不惜他人性命,谁让看管锅炉的老王安然无恙呢!

老王是一个沉默寡言的瘦汉,总给人一种阴沉压抑的感觉,不讨人喜欢。众人纷纷说性格孤僻的人,就是容易偏激,容易做出反社会的举动来,一定是他精神有问题,把人命当儿戏,制造爆炸案发泄心中的抑郁。也有人说他可能精神有问题,爆炸发生时他也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,可是人命啊!23条人命!王嫂拖着未满岁的小娃四处哀求,仍然无效,判决下来:无期徒刑,剥夺政治权利终身。

无期徒刑,剥夺政治权利终身,现在老王又怎么可能在黄塘村出现呢?

王嫂有一种不祥的预感,她更用力地抱紧了小娃。天际开始有点亮了,蒙蒙地,那个人影越走越近。

五分钟,十分钟,也许更久,“砰砰砰”,王家的门响了。无数次地风刮过,无数次地雨淋过,变空变轻的木门发出的声音很软,像空谷里的回音失去了力气,也找不到着陆点。

“谁?”王嫂怯怯地喊了一声。

“是爸爸,是爸爸!”小娃一把挣开了王嫂的束缚跑到门前打开了门。

小娃已经有一米四了,乡下的娃娃一般都长得很结实,自己的粮食,吃多少有多少,也不必担心吃了有问题。五年前老王进去的时候,小娃才三岁,那时才80厘米不到,看来这五年,尽管日子艰辛,王嫂也竭力把小娃养得很好。

王嫂很少带小娃去探望老王,她自己也很少去,毕竟来回要七八个小时的车,有些路又不好走,更重要的是,王嫂怕监狱的压抑给小娃留下不好的影响,怕他会因为爸爸在监狱而抬不起头来。所以这五年来,小娃也就见过老王三次,每次老王的话也不多,隔着隔离窗握着小娃的手,小娃又显得格外开心,眼里总是闪着明亮的快乐。

小娃很懂事,很少给王嫂惹什么麻烦,更奇怪的是,他很少会问起他的爸爸,但每回去看他爸的时候,他总是特别高兴。他是怎么知道他爸回来的?王嫂的疑虑又加重了。

但门打开的那一刹那,老王就比小娃高出一个头,两个人的身影重叠在一起,天又亮了不少,屋里比较暗,看不清老王的脸上是否有皱纹,但这一刻,她知道了,是老王,老王回来了。

欲言又止,王嫂想发出什么声音又抓不住合适的音节吗?她没有说话,他也没有说话,她看着他抱起小娃听见他小声说爸爸回来了,他抱着小娃走进屋内,反手关上了门。看不见天光,只有窗子在慢慢变白,但王嫂再也顾不上天色。

她还是什么也没说,拿出一个碗放到饭桌上,又从保温壶里倒出水,自己在板凳的一端坐了下来。

老王抱着小娃来到王嫂的身边坐下,小娃的脸上洋溢着那么明显的幸福,同时又散着困意,老王把小娃的头埋进自己的怀里,哄着小娃睡了,小娃也没有了刚刚叫爸爸的那个冲劲,似乎只是在熟睡中翻了一个身,又继续睡了。

小娃应该又睡熟了,老王起身把小娃抱进了里屋,轻轻地把他放在床上,轻轻地把被子拉倒下颌,捏了捏被角,用慈父最温柔的目光亲吻了小娃的额头。

这当儿,王嫂一直端坐在桌前,听着老王把小娃抱进去,可是她什么也没听见。她陷入在了自己的思考里。

一秒的事,老王又重新坐在了王嫂身边。静默无言,用一只手端过碗喝了起来。那只手,不见庄稼人的干黑,也不见囚犯的伤痕累累。王嫂看着那只手伸到自己的面前又端着碗收走了,她的表情无比严肃,她似乎在考虑生死攸关的事情,像被牵引着一根极为重要的线似的,一动不动,等待着。

喝完水,碗回桌面依旧无声。小娃睡觉也不打鼾,两间屋子是这么静。

“丹,丹,我回来看看你们娘俩儿,就,就走,你不要怨我,这五年辛苦你了。”

倏地王嫂抬起了头并看着老王的侧脸,老,老得多了,他的嘴唇微微地动着,一下一下都牵着王嫂的心,莫名地恐惧。

“小娃明天是不是上三年级了?小娃是个很乖的孩子,但你还是要多督促他一点,好好学习,给咱争口气……”

“老王,你是不是再也回不来了?”王嫂想等着老王把事情说个清清楚楚,可是她又有种不祥的预感,她鼓足了气才说出了这么一句。

可是老王却的嘴唇却停止了张合,房里又不再有任何声音。

好像起风了, 门砰砰地想着,也传来沙沙的树叶声。老王用手撑着桌子准备起身,他始终没看王嫂一眼,王嫂却在这时突然拉住了老王,她的手在微微地颤动。老王不动了,回头望着王嫂,“丹……”,声音里充满了凄楚。这时王嫂才发现老王的衣服是湿的,老王的眼睛肿得大大的,屋里有些暗,看的不够真切。老王又刚好背对着窗,他能清楚地看见王嫂脸上的惊恐和悲痛,王嫂却看不清老王脸上的无可奈何。他的动作,他的声音,一切都是那么地轻。

喔喔喔,喔喔喔,不知谁家的公鸡先叫了,各处的公鸡便也都冒了出来扯着嗓子喔喔喔地叫了,辨不出来向,但喔喔的声音明确地都来到王家不断地在这狭小的屋子里回荡,一刹那窗户的光亮得不得了,王嫂睁开眼睛,小娃还睡得正香,今天是新学年第一天,可不能耽搁。

王嫂翻身起床,坐在床沿上借着从窗户透进来的晨光穿好衣服和鞋,拉开里屋的门,一只碗赫然引入眼帘!碗,一只碗放在饭桌上,旁边耸立着暖水壶,条凳上湿了一块,通往大门的路上,也留着湿过的痕迹。

这下,是王嫂失了魂似的,一步一步顿到门前,推开门,望着村口的孤灯,天已经亮了,只能看到一点白光,显示着灯还亮着,却看不真切。

王嫂一下坐倒在门槛上,眼里留下灼热的泪水,而晨风正轻轻地吹着,还带着秋特有的寒气,里屋里响起窸窸窣窣的声音。

 

 

 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0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